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气弘扬 >> 内容

珠峰下,那片追逐雪线绽放的杜鹃林——西藏地震重灾区吉隆震后一月记

时间:2015/5/26 5:54:36 点击:1280

  核心提示:绵绵的雪山,雪线下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杜鹃花海。湛蓝的天,洁白的雪,五彩缤纷的花。五月的吉隆沟,正是“一山冰雪满眼花”的春意盎然时节。  年年岁岁花相似。今年的吉隆沟,杜鹃林海,鲜花如常,只是比往年少了许...

绵绵的雪山,雪线下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杜鹃花海。湛蓝的天,洁白的雪,五彩缤纷的花。五月的吉隆沟,正是“一山冰雪满眼花”的春意盎然时节。

  年年岁岁花相似。今年的吉隆沟,杜鹃林海,鲜花如常,只是比往年少了许多游人,添了几分悲伤:发生在尼泊尔境内的“4·25”强震,让这个中尼边境的“珠峰后花园”,瞬间上千间房屋夷为废墟,8条生命随风而逝。

  震后一月,记者再次踏上这片被摧残的土地。灾难过后的吉隆群众,日子正在走上正轨。悲伤的阴霾渐渐淡去,忙碌的田野里,人们正播撒着希望。娇艳而顽强的杜鹃,一如不屈的吉隆人民,追逐着步步升高的雪线,在暴风雪后尽情绽放。

  杜鹃花开时,她却永远闭上了眼睛

  喜欢杜鹃花的藏族小姑娘次仁德吉,再也没有醒来。

  时间已过去一月。提起逝去的女儿,父亲巴桑多吉两只粗糙的手不停地搓来搓去,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就十几分钟时间,我的乖女儿就不见了!”巴桑多吉从怀里摸出一张破损的照片,这是他从废墟中刨出来的,是他和次仁德吉、大女儿丹增普次在布达拉宫前的合影。

  照片上的次仁德吉,美丽得像含苞待放的杜鹃花骨朵儿。这个11岁的小姑娘,从小失去母亲的她,身体虚弱。地震前,她喉部严重感染,县里的干部带她到拉萨看病。

  4月25日中午,病情好转的次仁德吉回到家里。“一见面,她就扑到我怀里,不停地喊阿爸。”巴桑多吉端详着照片,泪眼婆娑。

  那天中午,家里专门做了次仁德吉喜欢吃的蒸土豆。吃完饭后,巴桑多吉到右边的房间选荞麦种子,次仁德吉和姑姑家的小孩在左边的房里玩耍。

  仅仅过了10分钟,大地开始剧烈摇晃,巴桑多吉所在的房屋塌了一半。他扔下手中的荞麦,顶着一头泥土跳了出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左边的房子完全垮塌,里面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巴桑多吉扑在倒塌的废墟上,一边呼喊着“次仁德吉”,一边疯狂刨挖破碎的砖块。

  闻讯而来的邻居抬起房梁,找到了满身泥土的次仁德吉。巴桑多吉抱起女儿,哭喊着她的名字,掸落她头上的泥土,但次仁德吉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她的笑容,像枯萎的蓓蕾,再也没有绽放。

  “如果孩子还在的话,我肯定带着她去杜鹃林,她最喜欢杜鹃花了!”望着远处雪线下的杜鹃花,巴桑多吉遗憾地说。

  巴桑多吉家的帐篷里,整齐地点着108盏酥油灯,这是为次仁德吉在祈祷。根据当地习俗,酥油灯要一直点到七七四十九天。

  吉隆县是此次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在杜鹃花开的季节里,共有8人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看到漫山遍野的杜鹃花。

  血染的风采

  从吉隆镇前往萨勒乡的盘山路上,盛开着绵延不绝的杜鹃花。当地人说,今年的杜鹃,格外地红,分外地艳。

  踩着铺满杜鹃花的小路,一队队救援人员冒着生命危险,为灾区群众送去温暖。

  沿着开满杜鹃花的大山,一批批救灾物资搭乘直升飞机,为灾区群众送去保障。

  萨勒乡与尼泊尔只有一河之隔,震情严重。95%以上的房屋受损倒塌,全乡1653人,死亡3人,重伤3人。

  地震导致的山体滑坡和道路塌方,使萨勒乡色琼村和拉比村成了“孤岛”。不少房屋倒塌,村后的山体出现巨大裂缝,随时有滑坡危险。

  萨勒乡抗震救灾第一指挥长、吉隆县副县长普布多吉,萨勒乡党委书记拉旺平措,冒着余震危险,多次穿过悬崖,来到色琼村和拉比村。经过讨论研究,他们顶着塌方和滑坡风险,把两村300多名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萨勒乡村民强久把地震中遇难的母亲,葬在了山后的杜鹃花林中。强久说:“母亲一辈子没离开过萨勒,她说见过的最好看的东西就是杜鹃花。每年到了花开时节,母亲都要捻着佛珠,到山上走走,看看杜鹃花。”

  在政府的帮助下,强久家搭起了帐篷,保险公司赔了8万元,政府又发了1万多元慰问金和糌粑、酥油、棉被,全家的生活慢慢走上正轨。

  传说很久以前,古代蜀国的一位国王,为了守望他的臣民,化为杜鹃鸟,日夜啼鸣,呕血所染,便成了漫山遍野的杜鹃花。

  萨勒乡党委书记拉旺平措并不知道“杜鹃啼血”的故事。听完记者的讲述,这位壮实的藏族汉子说:“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为啥今年的杜鹃更红更艳了。今年的杜鹃,像是被鲜血和汗水染成的。”

  他说,为了群众安全,在组织转移时,干部都喊破了嗓子,真有点像杜鹃鸟。在拉旺平措看来,作为当地“吉祥花”的杜鹃,一如日夜啼鸣的杜鹃鸟,呼唤归来,守望相伴,见证着吉隆沟的悲欢离合。

  追逐生命的雪线

  和娇艳欲滴的杜鹃花相比,干巴又带刺的杜鹃树总是被人忽略。但正是这不起眼的枝丫,却结出了美轮美奂的花朵。

  吉隆沟的杜鹃生长在海拔3200米至5800米的冰川谷地,在追逐雪线、与风刀霜剑的抗争中,她的叶子进化成了并不漂亮的革质,边缘也长满了恼人的毛刺。

  大自然的这个选项,极像一个富含哲理的隐喻:在吉隆县每个安置点,一张张黝黑沧桑如杜鹃树的面孔背后,虽有失去家园的忧伤,但对新生活的乐观、希望和期盼,却如杜鹃花打苞的蓓蕾,正鼓鼓地等待绽放。

  5月18日早晨,震后不足一月。阳光抚摸着山腰盛开的杜鹃花,乃村的男女老少聚集在坝子上,举行传统的射箭比赛。

  带着呜呜的哨音,木箭飞向50米开外的靶子,“噗”的一声,靶心应声落地。人群中爆发出热烈掌声,大家高呼“扎西德勒”,女人们端上青稞酒,箭手摘帽弯腰,接过大碗一饮而尽。

  “每年杜鹃花开的时节,吉隆都要举办射箭比赛。”吉隆县旅游局局长次桑说,因为地震,今年比赛比往年迟了些,但大家都踊跃参赛,热情很高。

  杜鹃花开的时节,也是吉隆沟春耕的季节。乃村的多吉旺拉家有21亩耕地,是当地的种粮大户。和多数村民一样,这几天,在村里党员干部的帮助下,他正忙着补种因地震而耽搁的荞麦。

  记者站在吉隆沟的山冈上看到,三三两两的村民正在地里劳作,青稞苗已经泛绿,荞麦也生机勃勃,半山腰的杜鹃花正尽情绽放。这些图景,编织出一幅希望和丰收的画卷。

  给吉隆人带来憧憬的,还有他们的“吉祥花”杜鹃。次桑说,吉隆的杜鹃花形美、花期长,是整个藏南旅游的名片。吉隆县已把杜鹃林密集的拉多拉山规划为高原观光、休闲度假、徒步探险的旅游景区。“等基础设施修好了,每两年将举办一次杜鹃花节。”

  2013年,前往吉隆赏花的游客为4万多人,2014年增加到近7万人,旅游收入达2700万元。丰厚的旅游收入,使家家户户翻盖新房,生活条件迅速改善。

  火红的杜鹃游让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进来。村民尼玛说:“本来已经定了开家庭旅馆的,没想到地震了。等新房子盖好后,一定要把家庭旅馆开起来。”(参与采写:徐庆松、王守宝)


作者:不详 来源:新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www.news.lsasm.com) © 2019 版权所有 华夏恒安传媒有限公司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2224-3933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jc_888@.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陈正勃 13904783331, 杨权:18113779229, 京ICP备13007229号-1 ,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国际刊号:lssn 2224-3933,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