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安全与法 >> 内容

婚恋网站找真爱,靠谱吗?

时间:2015/2/15 7:45:40 点击:909

  核心提示:又到一年情人节,残忍地问一句:你“脱单”了吗?“脱单”不容易,艳遇没有,相亲也不成,于是不少人求助婚恋网站。可这婚恋网站到底靠谱吗?听听广大群众怎么说。 受骗者的教训:“这类骗子还有专门的名字,叫花篮...

又到一年情人节,残忍地问一句:你“脱单”了吗?“脱单”不容易,艳遇没有,相亲也不成,于是不少人求助婚恋网站。可这婚恋网站到底靠谱吗?听听广大群众怎么说。

    受骗者的教训:“这类骗子还有专门的名字,叫花篮托!”

    说起曾在某婚恋网站注册的经历,武汉姑娘小蒋不无调侃:“这也算是我人生中的宝贵经历之一吧!”用小蒋的话说,她在网站上遇到了众多“奇葩”,有身高不到一米七非说自己一米七五的,有第一次见面就提出“约炮”的,还有精心设计圈套专为骗人钱财的。

    小蒋就被骗过。她说当时觉得那男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人也体贴,每天都要打好几个电话,所以聊着聊着就“有点儿动感情”。后来对方说要和朋友合开饭店,希望小蒋以女朋友身份送个花篮,还提供了一家当地花店的联系方式。“我打电话一问,一个花篮要八千多,心里就有点儿担心,上网一查,发现很多人被这样骗过,这类骗子还有专门的名字,叫花篮托!”

    网上搜索可以发现,有关婚恋网站上骗财、骗色、泄露用户信息、开展色情活动等乱象的新闻层出不穷,受害者轻则损失钱财,重则危及人身安全。一些专家认为,婚恋网站为了自身发展而未尽到应有的监管之责,是这些网站上诈骗频发的重要原因。

    观望派的担忧:“真的能找到爱情吗?”

    今年29岁的张丽丽最近压力很大。“过了一年还是没找着男朋友,回家了爸妈又该说我了。”张丽丽说,其实不光父母着急,自己也着急,但她平时工作环境封闭,很少有认识新朋友的机会,身边能介绍的资源也都介绍完了,有人提醒她,可以注册婚恋网站试试。

    “不是没想过,但总还是有一些顾虑。”张丽丽说,现在大网站都要求实名注册,要是真拿自己身份证注册了,还是会担心个人信息的安全,而且“万一被认识的人看到了也很难为情”。另外多数网站都得花钱才能真正交流,“总有种‘花钱买个男朋友’的感觉……”

    张丽丽说,像她这样被别人称为“大龄文艺女青年”的姑娘,很多都无法接受婚恋网站的这种交友方式。“总觉得爱情是顺其自然,是电光火石,是缘分,所以会怀疑,像婚恋网站这么目标明确、心急火燎的方式,真的能找到爱情吗?还是只为了找一个合适结婚的人?”

    实践派的总结:“所有不见面的都是耍流氓”

    河北小伙吴威目前是某婚恋网站的钻石会员,他每天都会登陆网站,看看别人发给他的信,也寻找一些目标对象写信发出。“其实婚恋网站只是提供一个认识异性的平台,真正的相处还是要在现实生活中进行,所有不见面的都是耍流氓。”

    “有人说婚恋网站好多信息没法保证真实性,但只要两个人见面聊一聊,就能基本确认。”吴威说,“比如看长相就知道照片是不是真的,听谈吐就能大概知道接受教育的程度,如果一个人以各种理由推脱着不肯见面,那就有问题了,需要提高警惕或者考虑放弃吧。”

    “还有一些男网友被‘酒托’骗了,一些女网友被‘高富帅’骗了,可能也需要从自己身上找找问题,比如你专挑照片浓妆艳抹的美女,或者希望男朋友什么都有,而不考虑自己的实际情况,就很容易陷入骗局。”吴威认为,婚恋网站与现实中一样,要真诚,也要擦亮眼。

    成功者的尴尬:“一直没敢说我俩通过婚恋网站认识的”

    通过婚恋网站相识相恋最终走向婚姻的有之,太原的胡晓瑞夫妇就是一对。两年前,都已进入大龄的胡晓瑞和高菲在百合网上相识,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共同话题和兴趣很多,于是见了面。相处一年多后,两人携手走入婚姻。“但是家人和朋友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俩是通过婚恋网站认识的。”

    高菲说,一开始没告诉父母,是怕父母觉得网上认识的人不靠谱,从而对男友有偏见,所以一直跟父母说是同学介绍认识的。“没告诉朋友是因为不好意思,可能很多人会觉得网上找对象不是可靠的途径,在网上找对象的人也有点儿不太正经,有这个舆论压力吧,所以不太想让别人知道,不想面对别人惊讶的眼光。”

    胡晓瑞认为,婚恋网站造福广大未婚人群,本是好事,但频频爆出的负面新闻也让公众产生了担忧。“作为一个曾经的受益者,我希望政府能规范这个市场,引导它往健康的方向发展;也希望婚恋网站能自我净化,同时优化一下用户体验,毕竟这是一个为人们情感服务的领域,应该更人性化一些。”

  ·中国整治问题婚恋网站

  ·实名制下婚恋网站成骗财骗色沃土:三托四骗盛行

  ·重拳整治婚恋网站违规失信刻不容缓

青春派,炫精彩。扫一扫,带走新华炫闻。

作者:不详 来源:新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www.news.lsasm.com) © 2019 版权所有 华夏恒安传媒有限公司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2224-3933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jc_888@.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陈正勃 13904783331, 杨权:18113779229, 京ICP备13007229号-1 ,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国际刊号:lssn 2224-3933,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