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安全与法 >> 内容

南宁一派出所钓鱼执法产业链调查:招募混混出马

时间:2014/12/24 7:53:54 点击:1082

  核心提示:三个月前,吴良彩主动上门向检察机关提供相关证据,三个月后案情出现重大突破,检方请她来指认涉案人照片  吴良彩当初给“钩子”黄鹏转账15000元的银行记录  深度调查  招募社会混混出马 套牌车充当执法...

 三个月前,吴良彩主动上门向检察机关提供相关证据,三个月后案情出现重大突破,检方请她来指认涉案人照片

  吴良彩当初给“钩子”黄鹏转账15000元的银行记录

  深度调查

  招募社会混混出马 套牌车充当执法车 中间人出面砍价

  永新派出所“钓鱼执法产业链”调查

  “9月9日,本报刊发《永新派出所涉嫌钓鱼执法被调查》报道,曝光了广西南宁孕妇吴良彩先被警员“钓鱼”为他人信用卡套现,继而又逼其再钓“下家”,直至她向警方缴纳了1.9万余元“罚款”后才获释放的全过程。见报当天,南宁市公安局通过“南宁公安在线”官方微博发出消息,证实永新派出所陈某某等民警在办理吴某某等人信用卡非法套现案件过程中,存在利用职权徇私枉法及受贿行为,涉嫌犯罪。

  在上述报道中,吴良彩称自己拿到了一名“胖警官”敲诈她的录音铁证,随后一路向公安局纪委、南宁市检察院举报。最终兴宁区检察院被指定受理此案。近日,马上要临产的吴良彩又从检方得到最新的案情进展。此前本报在报道中寻找的操博白口音、逼吴良彩在“上山”(坐牢)和“钓鱼”之间作出选择的“胖警官”,已被正式逮捕。但令人惊讶的是,此人并非公安干警,甚至连协警身份也没有,而是当地博白帮“混混”。目前和他串通在一起收“罚款”的警员陈朝晖等多人,正被检方以涉嫌“徇私枉法罪”审查起诉。”

  “胖警官”原来是“混混”

  在被南宁永新派出所“钓鱼执法”信用卡套现200天之际,忐忑已成为孕妇吴良彩的生活常态。11月6日上午,一则有关案情的利好消息从南宁市兴宁区检察院传出。“先逼我交罚款、后逼我钓‘下家’、录音中操‘博白’口音的那个‘胖警官’被检察院锁定并收押了”,此前吴良彩一直担心自己被他报复,现在“心中的一块石头算落了地”。

  吴良彩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11月6日上午,兴宁区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以下简称反渎局)给她打来电话,说举报永新派出所的事已有了结果,让吴过去协助调查。

  “反渎局刘局长告诉我,你反映的事情,人已抓到,请你把经过讲述一遍,然后辨识照片”。吴良彩随后向罗、黄两位办案检察官重新梳理了事发经过,并做了详细笔录。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调查,其间办案人员还为吴良彩准备了午饭。

  吴良彩回忆,她在办案人员提供的约三四十张照片中,指认出了5号、7号和13号三个人的照片。分别是二楼收钱警员陈朝晖、抓她的协警黄凯以及钓鱼主角“胖警官”。吴良彩告诉北青报记者,经过她的仔细对比,真正的“胖警官”并不是她先前提供给媒体视频截图上的那个人。“两人用的背包,还有脸型、体貌很像”。

  当时吴良彩向办案人员打听了这位“胖警官”的下落。“有位姓黄的检察官告诉我说,人已抓到了,但他并不是像他自称的那样是名警官,甚至他连协警都不是。这人就是派出所请来专干这事的‘混混’,而且不止‘钓’了我一个人”。根据那次吴听到的说法,除以上三人外,永新派出所的多名领导及协警亦牵涉其中。

  在辨识完“胖警官”照片后,吴良彩默默记下了这个害她半年来寝食难安的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李其伟,1971年9月出生,玉林博白人”。

  在检方提供给吴良彩的编号为兴检反渎询(2014)43号《询问通知书》上,北青报记者看到,吴良彩此次接受询问,案由明确为“办理陈朝晖徇私枉法”一案。11月24日,兴宁检察院又让吴良彩再次指认和最后确认了相关涉案人照片。

  “2、5仔”充当“钓饵”

  北青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得知,南宁警界一些不法公职人员利用手中职权,借执法之名行敲诈之实的做法并非永新派出所一例。这一行为是经不断完善,织就的一条完整的借抓信用卡套现勒索黑金的“产业链条”。

  “既然是‘钓鱼执法’,首先就得有鱼饵。最初他们的路数是从当地报纸刊登的‘招刷广告’中寻找‘商机’。”一位曾经的受害人这样告诉北青报记者。

  据他透露,早些年,当地都市报纸的广告版面,都会直白地登出“信用卡套现”的招刷广告,这些报纸的“分类信息”,后来成了嗅觉敏锐的个别警方人员权力寻租的切入口。

  “POS机主刊登的信息都会留有手机号码、店户名称、优惠条件等。有警员最初就是冒充套现人打电话切入,然后再逐个‘续钓’的,那阵势像极了多米诺骨牌。‘信用卡套现’的信息现已换成‘信用卡服务’。”北青报记者在当地一家都市报12月9日的分类信息版上,发现了如受害人所称的“信用卡服务”信息,上面除了“点数低”、“有积分”等暗示刷卡套现的“优惠”外,还留有5部手机号码。

  “但现在他们已很少用这招了,除了逼迫吴良彩等‘现行犯’接力续钓,他们还有专职‘钩子’(线人)。”这位也曾被同样手段“钓”过的人说。

  在本报上篇报道中,吴良彩曾在永新派出所“扛”过一夜,4月21日,她被逼去续“钓”下家时,发现“胖警察”又带进几个“咬饵”的人。事后得知,“钓”他们的是同一个“上家”——被当地人称为警方“钩子”的黄鹏。

  在长达8个月对信用卡套现的“钓鱼执法”调查中,北青报记者常会听到两个与数字有关的称谓:“2、5仔”和“9、8佬”。经多方请教,北青报记者获悉,原来这两个称谓是警方在信用卡套现“钓鱼执法”过程中,不能或缺的两个角色。少了这两个环节,信用卡套现“钓鱼执法”的“全产业链”将无法闭合。所谓“2、5仔”,指的是类似警方线人的称呼。在该“产业链”中,他们主动或被动充当着“鱼饵”的角色。黄鹏即是其一。据说最初此人也是受害人,吴良彩被“钓”后,他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武某和小林是这天被黄鹏从网上“钓”到的另外两条“鱼”。其中一人还记得吴良彩“拿包出去”到银行给警察取钱的情景。据他们透露,4月21日,“黄鹏”在QQ群内几次呼救,称手头紧,急需现金,问谁能救济一下?当时武某离黄鹏比较近,便答应帮黄鹏的忙。

  黄鹏去时,武某正和朋友小林在办公室里喝茶,黄鹏不动声色地加入聊天。十几分钟后,武某帮黄鹏刷了几千元,然后转账给了黄鹏。

  黄鹏前脚迈出门,派出所的人后脚冲进来。在搜查中,警方发现数枚私刻的公章,其中还有公安机关的假公章和一封假证明。

  武某和小林被带回永新派出所后,“胖警官”等人便过来告知,私刻公安公章,犯的是“死罪”(重罪),搞不好会被判无期徒刑。威逼利诱之下,两人东拼西凑奉上了18万元“自由费”。这是北青报记者走访的个案中,目前获知的被敲诈数额最高的一例。“警察一般会从20万叫价,然后再一路‘磋商’下来”。

  按小林的说法,因为有假公章的“把柄”落人手上,既然警察能放他们一马,他们哪儿还敢在钱数上计较?与吴良彩一样,18万的罚款,永新派出所一张发票或收据都没给。

  “套牌车”用作执法车辆

  在南宁一家电脑城做生意的白总称自己是继武某和小林之后,于4月22日被另一个“钩子”钓到的“鱼”。根据他的叙述,这天他在接到一个自称是某某朋友介绍的“2、5仔”电话后,帮这个人刷了几千元出来。操作完后,这个人打了个电话,便有几名着便装、自称警察的人搜查并带走了他。其中一个人斜挎包、体态微胖。

  因为是在经营场所被抓,员工目睹了这一幕。当时一位有心员工驾车尾随其后,并记下了带走“老总”的那辆没有警察标志的银色面包车,“牌号是桂AN 2283”。

  然而,北青报记者查询有关车辆登记的信息获悉,这辆与吴良彩、白总以及后面要提到的黄总有多重交集的办案用车,登记信息显示却是:灰色海马牌三厢家用轿车,车主为张某学。

  在被这辆套牌的疑似五菱面包车拉到永新派出所后,“胖警官”一行开出了20万的“天价”。“以前朋友圈中常有被‘钓’的,有中间人出面,一般都是3万了事。”白总说。

  然而,这回当“中间人”拿着以前的罚款金额找来时,警方却死死咬住10万价码不撒嘴了。在白总看来,“中间人”不好使了的唯一原因可能是警方掌握了他的“软肋”——还有半个月左右,妻子预产期将满。面对妻子随时待产的风险,白总不敢彻夜不归。“大人孩子两条生命啊!万一知道实情,没准她一急,还会出什么意外。”白总思忖,是这个给了警方这么硬的底气。

  在博弈了几个小时之后,白总率先举起“白旗”。次日凌晨两三点钟,警员押着他乘坐那辆套牌面包车,来到人民路上,用四五张卡从两家银行的提款机上共凑取了7万元现金,加上朋友之前送来的3万,总计10万,交到二楼的陈朝晖处。

  在被派出所放出的瞬间,白总说警方的嘱托让他刻骨铭心:“东西(指POS机)还给你了,可所有的犯罪证据我们都记录在案,你如果出去搞事,就会随时抓你回来。”

  “9、8佬”做中介“捞人”

  北青报记者在南宁采访到多名类似受害者,他们之所以不愿站出来公开作证,除了担心会落得像吴良彩那样的“嫌犯”下场,再就是顾虑会“出卖”当时帮忙“捞人”的亲友。

  “没有这些能和警方‘勾兑’的人,当时还不知会怎样?现在说出有些不忍。”从梅州来桂做生意的黄总,极其纠结地讲述了他的事发经过。

  3月底前的某日,黄总接到一个“老友”电话:“他很熟络地喊我黄总,问有刷卡机吗?说因欠债急用,想刷5000元钱。我看推不掉,便让他直接找店员去刷,但他坚持等我在时刷。”

  北青报记者在黄总的手机短信上看到,这个不知真名的“2、5仔”,被他在手机上愤怒地标注为“小王八”。3月29日晚,该人发来的短信显示:“黄总,明天刷5000元可以给现金吗”。

  黄总回忆,见面时他发现从未见过此人。在用农行的POS机套现5000元,正给“黄慧芳”的账户转款时,三个身着便衣的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人晃了下证件说:“警察,你涉嫌非法套现,跟我们走!”说完便把他俩拉上一辆五菱面包车。

  按黄总的说法,他上午被抓到永新派出所后,抓他的三人中,有一人下午换了警服。在录口供、验血、拍照等流程完成后,他便被铐在一边。

  下午,有警员过来告知其已涉嫌非法经营罪,可判处8年徒刑,“要不想坐牢,赶紧打电话给家人凑20万”。

  随后,黄总一边让妻子凑钱,一边让他们请“9、8佬”出面。据当地人诠释,“9、8佬”就是那些专门从事非法中介服务的人。他们收取好处费,为人处理交通违章“扣分”和“捞人”等“拿钱消灾”事宜,在黑白两边做说客“勾兑”是他们的“职业”。

  黄总回忆,他请的“9、8佬”4点多刚一出面,就彰显出身份的不凡。“铐什么铐?”他对一旁的警员说过后,已被铐了六七个小时的黄总瞬间便重获自由。

  这个自称与永新派出所邓姓所长很熟的“9、8佬”,进来便直奔二楼“谈价”。二三十分钟后带回口信:“你是非法套现,这边要罚款。我跟他们很熟,让尽量少罚,最低交5万,想再少你找别人!”

  在等家人取钱时,有身着警服的人过来对他说:“你想不想补点钱回来?如果想,你看有没有认识的人,装了POS机的,帮我提供信息,我帮你赚点回来。”随后又补充:“你只需提供人名、电话,我们自有办法抓他。”

  黄总记得,这个身穿警服的人也曾参与抓捕他。“30多岁,身材魁梧,有一个六七岁的儿子”。更为重要的是,“他是个有一定职务的人,起码是个小领导”。

  而那个帮他勾兑说情的博白“9、8佬”,在事情曝光之后,原来的电话就停机了。

  “博白帮”组团“寻租”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听到知情者和受害人反复提到“博白帮”一词。在多位被钓者的叙述中,无论是参与抓捕及收账的二楼警官陈朝晖、协警黄凯,还是被吴良彩录音的“胖警官”,抑或是替黄总讲情的掮客“中间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特征,就是相互间操博白客家话。

  知情者向北青报记者透露,随着几年前地方改革,派出所被赋予一般经济犯罪案件侦查权后,一些派出所的不法警员就开始动起“歪点子”。发现信用卡套现的现实“乱象”后,他们从招募协警入手,将协警的“选材”锁定为老乡,以小团伙为单位作案。

  永新派出所涉案民警出于反侦查角度考虑,甚至将“胖警官”这类博白“混混”拉入团伙,并预先做好准备,用套牌面包车作为“执法专车”,一旦事发即可随时“割肉”,就算有人来派出所调查,也是查无此人。

  “寻租”黑金去哪儿了

  吴良彩透露,她从4月20日晚上被抓,到第二天晚上被放,在24小时内,永新派出所像极了“菜市”。“走道里、楼梯下,坐着被铐住的人,时常还有求情的、送钱的亲友过来。”吴良彩描述。

  根据她的回忆,“胖警官”还曾现身说法地“教育”过吴良彩:“你看那个蹲着的人没有?他只刷了下卡,我就罚他5万,你是专门套现的,最少10万。”

  北青报记者粗略计算,仅记者采访到的4月20日被“钓”的吴良彩、21日被“钓”的武某和小林、22日被“钓”的白总,4位“咬钩者”就被勒索30万。加上黄总的5万和“胖警官”指称“蹲着之人”的5万,仅记者知晓的“寻租”资金就高达40万元。

  白总告诉北青报记者,在被罚之际,他曾和参与抓捕他的协警“私聊”:“你们像这样挣钱,蛮容易啊!”该协警答道:“不关我们事,都是他们上边人拿。”边说边扬起下巴努了一下。

  有知情者告诉北青报记者,永新派出所“钓鱼执法”曝光后,举报人吴良彩(博白人)被当地一些警员冠以“博白大肚婆”的称谓,称其断了一些人的“财路”。

  北青报记者调查得知,永新派出所位于南宁市西乡塘区,黄总的商铺虽在该区,但不隶属其管辖。吴良彩的商户位于江南区,白总等受害人的商户在青秀区。一位当地警员向北青报记者告知:“永新派出所的越权执法不仅跨辖区,甚至不隶属同一分局。”

  永新派出所“大换血”

  临产前夕,吴良彩再次走进永新派出所,她发现舆论风暴百日过后,这里已渐趋平静。一楼大厅,“民有所需,我有所为;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标语仍打在电子屏上熠熠发光。

  悬挂于墙上的所警“全家福”照片已是“面目全非”。所长邓某和两个副所长及陈朝晖的照片均被拿下,5位“所级领导”,只有教导员和另一副所长的照片仍在。最后一排,赫然列有三位公安纪委的“名片”。

  吴良彩从有关方面获悉,永新派出所有多名警员、协警因“钓鱼执法”案收到查处和刑事追诉。她一直担心会因举报和发帖被以“非法经营罪”立案侦查,在得知陈朝晖等人所涉嫌的罪名后,焦虑的内心渐趋平静。

  兴宁区检给吴良彩的《询问通知书》上显示,陈朝晖涉嫌“徇私枉法罪”。吴良彩第一时间查询了有关这个罪名的含义。她觉得,从自己和自己知晓的几起信用卡套现“钓鱼执法”案来看,这个罪名定得非常准确。(文中白总、武某、小林三人为化名)

  文并摄/本报记者 张倩

作者:不详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www.news.lsasm.com) © 2019 版权所有 华夏恒安传媒有限公司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2224-3933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jc_888@.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陈正勃 13904783331, 杨权:18113779229, 京ICP备13007229号-1 ,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国际刊号:lssn 2224-3933,可信网站认证